百鬼夜宴安卓版 【百鬼夜宴】日本怪谈:当铺的故事1

下期预告

【凶案现场】下个星期凶案现场会介绍一个日本的凶杀案,手段之残忍,这也是导致日本一直不愿放弃死刑的原因,而在凶手伏法后,凶案的现场仍然出现无法解释的现象,请看下期

【百鬼夜宴】还记得我之前发过的红衣小女孩的故事吗,魔神仔的传说最早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,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,那么就来看看怪谈先生的老家有关于魔神仔真实的故事吧

很多人再三留言跟我提说我的文章不恐怖,希望大家不要带着看到恐怖文章的期望心情去看我的文章。我的文章会比较写实,比较纪实的文章,不是胡编乱造,所以恐怖感的氛围会非常少,而是重在细节和整个情节部分,对于恐怖,小伙伴们就不要期望太高了,如果要看恐怖的话我相信比我写得好有创造力的大有人在,你要一个理科生要求文学创造力真的是太勉强了,我希望大家能够感觉到的是奇妙,而不仅仅是恐怖。

回归正题,今天,来说说当铺的故事,现在当铺也少了,业务也变化了,在以前当铺是一个奇妙的行当,可能常人来看并没有什么,但是你想想,在当铺里留下多少人的物品,每一个物品都有自己的故事,而每个故事或是喜或悲,还记得我刚刚开公众号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,有关于生灵的,人对于物品有依恋或者是因为种种原因,可能会导致一些物品变成“邪物”,而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典当了。

而今天要说的主人公呢,家里以前正是在日本开当铺的,虽说如此,但也只开到他爷爷十七岁那年,而他仅仅是听过一些故事,其中有些相当有趣。

跟乡下也有关系,当爷爷是小学生的那个时代,还理所当然地相信神明、妖怪作祟那些不科学的事物,幽灵就更不用说了,所以拿这类东西来当铺的人据说还不在少数。

不知道拿什么当估价的基准,但爷爷说:「我的老爹有灵感力,所以能分辨神明凭附的东西。」

【哭泣人偶】

喜一听到店里传来老爹和客人说话的声音,过去瞄了一眼,是一对夫妇。

友禅和服、合身的西装配上整齐的胡须。

喜一直觉认为他们是有钱人,心想说不定会拿到巧克力,便抓紧机会准备茶水。

「只是杯粗茶。」喜一从老爹身后快手快脚地端上茶。

因为老是被说没事别在店里晃来晃去,所以喜一只能用这种方式宣扬自己的存在。老爹读到喜一的小心思,皱起眉头脸色一沉,但既能训练继承人又能给客人留下好印象,所以老爹只是坐着,没说什么。

客人想出售的东西是华丽的日本人偶。

似乎是拿来当换装娃娃玩,人偶穿着好几件华丽的和服,就算普通人也看得出价格不斐。

但老爹吐出一句「不喜欢」。

喜一吓了一跳,老爹的「不喜欢」包含了「不好」的意思,在指责或说教时会用上。

老爹应该是从人偶身上感应到什么,在老爹执拗地追问下,客人总算开金口说出人偶的来历。

人偶是某天整理仓库时出现的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东西,打算和仓库的垃圾一起扔掉,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,人偶被放在佛间里,而且竟然流着泪。

受到惊吓的夫妇打算把人偶带去寺庙,但人偶又是泪涟涟,真讨厌。

既不能烧也不能丢,又害怕得不敢摆在家里,无计可施才到这里来。

老爹思索片刻,最后用等同免费的价格把哭泣人偶买下来。

喜一对生意不感兴趣,没有收获还得帮忙老爹打烊,正在气鼓鼓的时候,老爹又说:「明天我要去请住持驱邪,店里就交给你喽。」喜一又更厌烦了。

「不要买那种不好的东西啦。」

「那东西没多么邪恶强大……不过卖出不了解的东西不合我的性子,就是小心谨慎罢了。」老爹说完就回居室去了。

明天本来要去钓马哈鱼,只好死心了,喜一怀着对人偶的怨恨入睡。

当晚喜一做了个梦。

梦到那个人偶哭着向自己求助,不知道说了什么,但感觉像哭着拜托自己什么事。

早上喜一把梦告诉老爹,老爹好像也做了一样的梦,而且老爹在梦里跟人偶谈过话。

「一般都是用小芥子人偶,有钱人做的事果然不一样,我都没注意到……」说完老爹走进店里,脱掉人偶的和服。

「你看,背上写着字吧。」喜一定睛读取淡去的文字,在冗长的前言之后,写着「思念亡子,豊代」。芥子人偶

喜一家乡一带会用小芥子人偶@小芥子人偶是日本东北特产的木制人偶,特征是圆滚滚的头和圆柱状的身体,也会拿来当小孩子的玩具或摆饰。供养婴灵,在小芥子人偶身上写下应当出世孩子的名字,摆在佛坛上一年(这段时间不可怀孕),经驱邪后烧掉。

这种小芥子人偶又称为惋惜人偶、供养人偶、故亡人偶。对,这种人偶并非是哭泣人偶,而是故亡人偶@日文「哭泣」与「故亡」同音。

老爹说是母亲的感情凭附在人偶上了。

流产且再也无法生育的女子没把故亡人偶烧掉,而是视如己出般疼爱。这种感情残留在人偶身上,所以人偶不愿被烧掉。

「他大概以为带到寺庙去就会被烧掉吧……昨晚我跟他约好带去寺庙里除灵,不会烧掉也不会扔掉,他就不哭了。」

说完老爹就带着人偶去寺庙了。

后来立刻就出现人偶的买家,老爹跟那个嗜好古怪的有钱人约好不可以烧也不可以丢后,就用高价卖出了。

故亡人偶从此消失在喜一的眼前。

【银怀表】

事情发生在接连打胜日清、日俄战争使得景气良好,在日本经手舶来品的奇怪商人也增加了的时候。

「……正因如此,这个中国传来的河童手,煎来喝可治愈所有疑难杂症……」

「呵啊~」

可疑进口商机关枪似的发言,被老爹一个大大的呵欠打断。

「不好意思啦,不求人比较合用,还有其他的吗?」

老爹正想断然拒绝,胖商人连忙从包包里取出各色物品,推销这个推销那个。

这时原本一脸厌烦的老爹突然变了脸色。

「喂,你那个银怀表,卖的话我买。」

老爹产生兴趣的不是包包里的东西,而是商人腰上挂的进口怀表。怀表可能已经坏了,但连喜一也能从华丽的精工看出价格不斐。

进口商皱起眉头,但商人毕竟是商人。由于一些难以处理的破铜烂铁也一起硬塞过来,老爹让不甘不愿的商人打了七折。

老爹心情很好,但喜一完全不懂坏掉不能走的怀表有什么好,忍不住脱口而出:「为什么不买河童的手?真的有蹼耶。」

但老爹一口咬定:「那绝对是把小孩的手切下来晒乾,加工之后的假货。」

第二天,老爹在餐桌上说:「不喜欢。」

全家人都愣住了。

老爹的「不喜欢」就是「不好」的意思,心情不佳时说的话。

早餐一筷子也没动,老爹就出门去了。早餐是老爹喜欢的菜,喜一这两三天也没干什么会挨骂的事,最重要的是昨天心情还那么好……全家人都百思不得其解。

这天喜一看着店,黄昏时老爹回来了。

问他上哪里去,老爹叹了口气。

「你大概不会相信,今天我已经过四次了,一觉醒来又是今天……」

喜一没吓到,因为第一次看到老爹束手无策的表情更惊人。那天老爹打开了怀表内部。里面塞着螺丝,好像是故意让齿轮无法转动。

不知为何老爹特别在意那是什么,回过神时已经取下了螺丝……怀表开始走动。而老爹的时间停止了。

「啊啊~其实我知道,是被附身了……怎么说呢……我还以为行的,没想到会这样。」

老爹感到后悔,埋怨自己的好奇心和最近得意忘形。老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女子和一旁做出怀表的男子。

然后也听到这个愿望:「一起生活吧,如果这个愿望无法实现,那时间不如停止的好。」

老爹抬头搔着脑袋。「是我输了……没办法……」说完老爹从储藏室拿来铁槌。在喜一喊出声前,铁槌落下,轻轻松松敲碎了怀表。

「为什么!?你不是很喜欢吗?」喜一抬头看着老爹。

「没关系,他说最糟糕的情况下就这么办……」

老爹完全失去霸气的表情和声音这么说道,走到壁龛前就倒在起居室里睡着了。

喜一不知道幽灵附身在怀表上的理由,也不知道老爹和幽灵做了怎样的比试或约定。即使问了,也只得到「不是小孩该听的事」这样的回答。

但喜一知道老爹是个讲道理的人,无论对人、对物,或对不是人的东西。

所以老爹这四天一定为了怀表和幽灵四处奔走,喜一这么觉得。

「什么嘛,都叫我看店了还当我是小孩子。」

虽然喜一就寝时这样抱怨,但第二天首次主动帮忙打扫仓库。

当铺的故事以后还会有,对当铺的故事内容大家喜欢的话请留言,想看看大家的想法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